美国亚裔夫妇家门被邻居贴纸条威胁:带上中国病毒滚回中国


由于每天关注国内新闻,了解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,我减少了出门次数,但仍旧觉得只有回家才安心,和家人商讨后,重新订了三月回国的机票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朝阳区信访办副主任许智勇介绍,专班分别负责T1、T2航站楼两个点位的现场统筹调度工作,并第一时间制定了专项工作方案,2个班次3组人员24小时无缝衔接开展工作。专班还分别成立了临时党支部,在抗疫一线充分发挥党建引领和党员模范带头作用。

记者从朝阳区一处作为集中观察点的酒店了解到,酒店大厅被划分成测温区、行李暂放区、等候区、登记区等不同区域,酒店内所有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。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、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

德国政府规定检测试剂只免费给有接触史的人检测,这让许多疑似新冠的病患无法得知自己是否患病。如果担心,可以花150欧元自行购买检测套装检测。

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,回来当晚,看着熟悉的夜景,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。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,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,我越来越觉得,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。

启用20个境外来京人员集中观察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