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看待近日外国人在华扰乱防疫秩序?外交部回应


一种新的病毒出现:为何传播更快?

作者们写道:由此得出的简单推论是,我们对蝙蝠病毒采样的时候对某些地理位置有强烈的偏见。这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加以纠正。

该照片由Edward C. Holmes提供,拍摄于2014年10月,当时两位作者一起参观了市场。

另外,尽管冠状病毒的突变率可能比其他RNA病毒要低,但它们的长期核苷酸替换率与其他RNA病毒相同。这表明,较低的突变率在一定程度上由病毒在宿主体内的高复制率弥补了。

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新发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管轶教授、广西医科大学胡艳玲教授的团队最近的研究成果显示,他们在走私到中国南部(广东和广西)的马来亚穿山甲中发现了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的病毒。“它们携带着一种和新冠病毒相关的病毒,这强烈表明,更多样的β冠状病毒存在于大自然的多种哺乳动物中,但尚未取样发现。”张永振等人表示。

四、自1月3日开始,中方一直及时向世卫组织及世界各国通报疫情信息,分享病毒基因序列,介绍疫情防控和救治方案,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。贵报反倒声称中国隐瞒疫情真相、延误他国抗疫时机,公正何在?

最早的基因组序列数据清楚地表明,新冠病毒是β冠状病毒属成员,属于其中一个亚属Sarbecovirus属。初步分析显示,新冠病毒与SARS-CoV在核苷酸水平上的相似度为79%。不过,新冠病毒和SARS-CoV在刺突蛋白(S蛋白,与宿主细胞受体相互作用的关键表面糖蛋白)上仅表现出72%的核苷酸序列相似性。

此外,尽管96%-97%的序列相似性听起来像上述一些蝙蝠病毒和新冠病毒密切相关,但事实上这可能代表了20多年的序列进化。因此,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更多的采样将确定更多的与新冠病毒关系更近的蝙蝠病毒。

张永振、霍尔姆斯此次在《细胞》的这篇评论文章中,将他们对这场新疫情致病病原体的鉴定,这种新冠状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比较,以及这种人畜共患病何时在人群中悄然出现等问题,均进行了描述和分析。

八、中国疫情爆发后,海外华人华侨和中国企业曾从全球购买口罩等物资支持中国抗疫。当前全球疫情扩散蔓延,他们同样在以捐赠防控物资等方式参与驻在国抗疫。这是任何有社会责任感的个人或企业都会做的事。贵报有意混淆事实、移花接木,把有关中国企业1月底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的行为,作为两个月后澳大利亚医疗防护物资短缺的“替罪羊”,是不是太荒谬了?